网站首页 / 教育培训

校外教育课程结构均衡化研究

阅读次数:1137 发布时间:2018-05-13
[字体:  ]

校外教育课程结构的均衡化的研究

——以芜湖市少年宫教育实践为参考

芜湖市少年宫   闵仁理

要: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校外教育作为一种可以拓宽青少年知识面与技能水平的有效方式,越来越得到社会各方面的肯定与重视。同时,校外教育在其应有的功能发挥中,是否能够一方面满足于社会和家长的期望,另一方面是否能够切合校外教育之初衷,则其中一项重要的指标就是,校外教育的内容结构是否能够均衡。

关键词:校外教育 课程结构 均衡

校外教育是“在正规学校教育之外,由校外教育机构和各种社会教育团体,在学校教育计划之外,利用课余时间(包括双休日、节日、寒暑假及其他课余时间)对中小学生进行的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旨在促进受教育者身心健康发展的充满生活情趣的教育活动”1】 。是对学校教育的有益延伸与拓展。针对校外教育的目的和意义,国内外都已经有许多相关的文件以及理论性的论述,本文侧不在缀述。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可以说校外教育都以不同的形式而存在,例如我国的少年宫、日本的公民馆和美国的儿童博物馆等都是校外教育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其与学校教育具有一定的衔接和互补性,但更多意义上,校外教育具有其本身独立的价值追求和社会整体的需求。正是因这些校外教育自身的价值追求和社会需求,决定了校外教育必须以其特有的面貌展现在社会及公众前。

一、 均衡化命题的提出

均衡化命题的提出是以目前我国校外教育的现状以及可能存在的缺失作为背景,笔者将试着从校外教育目的以及校外教育举办的主体入手进行分析。

1.从校外教育的目的考察。校外教育至少应当达成这样三个方面的目标:一是对青少年的思想道德水平的教育;二是与学校教育相互补足;三是促成青少年多方面的发展。首先我国以从1949年成立的大连市少年宫时起,一定意义上标志着我国校外教育整个体系开始建立,逐步形成了校外教育的教育目标是对青少年进行德、智、体、美、情(商)和财(商)方面的教育与培养。这其中,对青少年的德肓则是所有教育目标中的首要,其基本依据则是对于未成年人而言,3-7岁是其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与世界观重要的基础时期,在这个时期对他们进行思想品德、道德以及性格是必要与可行的,使他们能够对事物正确发展方向,基本的是非有了初步的概念认识。其次,校外教育也有着对青少年知识水平与智力水平提高的培养,特别是针对少年儿童的早期智力开发,校外教育活动主要采取:“一是学生校外社团活动;二是兴趣小组活动;三是学科培训活动;四是体验式学习活动;五是校外学业补习;六是为特殊少年儿童群体提供的校外教育服务”【2】,充分地开发他们的智力潜能,不仅使他们在学校教育中获得的知识得到具体的运用,还可以反向地促进了他们在学校教育中的接受知识能力提高。再次,因为学校教育存在一定的通过各种升学考试,从而为社会选拔优秀人才的任务,特别是在社会竞争日益激烈的条件下,使得青少年以及全社会更侧重围绕这些选拔性的考核而展开一系列的学校教育活动,这必然使学校教育愈来愈趋向纯粹的应试教育,既愈来愈侧重于智的方面的培养,在德、体、美等方面的确存在了巨大的短板。虽然校外教育并不能完全弥补这一短板,但随着社会与一部分家长的认识的提高,校外教育也被寄予了对青少年各方面能力均衡发展提供教育资源的希望。

从本质而言,校外教育是一种素质教育,应该是“对个体的思想道德素质、能力培养、个性发展、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等各个方面的教育。”3】在这一表述中,无论是思想道德素质、个性发展或是心理健康,都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校外教育的最本位的目的应当是对青少年思想道德的培养。特别是在当代社会价值观念多元化,以及全社会大力提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背景下,校外教育的德育功能却并没有充分完全地发挥出来。这一点,从以芜湖市少年宫的课程结构上可见一斑,本年度上半年芜湖市少年宫,共开设五大类39项的课程,几乎都是重技能与技巧的培养,而弱于起到德育的作用,即使是在经典诵读等与传统文化有弘扬有关的课程中,其所起到的德育作用却也是不明显,这从学员的家长的不同课程的报名热情度上也可以表现,多是重视知识技能培养类,将经典诵读类课程作为提高学员记忆能力与技巧的平台加以对待。

2.在校外教育承办的主体以及类型方面而言。校外教育的结构主要包括:(1)少年宫(笔者注:不限于“少年宫”名称,更准确的是以少年宫为代表的这一类教育机构);(2)校外教育活动场馆;(3)校外教育培训机构;(4)校外教育服务机构。4】其实,在某种意义上,部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与专门校外教育机构在功能上存在着重叠与相似性。因此,为了更全面的分析校外教育整体的功能发挥和问题结症所在,就不能不加入这些民办教育机构的因素。

相较于其他的类型的校外教育机构(包括民办教育机构),少年宫具有其不可比拟的特征,可以概括为:(1)公益性,这一特征决定了以少年宫为代表的这一类校外教育类型,可以最大限度地吸收教育对象并且提供更为规范与更高质量的教育资源;(2)综合性,少年宫整合了学科较为齐全的师资力量和软硬件设施,同时,也能得到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可以开设众多门类的课程,涵盖诸多学科领域;(3)连续与稳定性,少年宫的同一课程中可以包含初、中以及高级阶段班,并且长期稳定的开设,以保证学员可以最大限度地得到系统的学习。但为了更加“适当”地迎合社会对校外教育的需求,在课程上又不得不偏了以德育为主的设立初衷,正如前文中指出,在课程设置方面更多的甚至完全以智力的开发、知识的吸取以及技能的提高为主要目的了。

而以博物馆、科技馆等为代表的校外教育活动场馆,以各类艺术培训、语言培训、体育培训以及学科辅导培训为代表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和服务机构,具有更加专业的特点,有助于学员在某一方面得到更深层次上的拓展与提高。但是,在这些前提下,我们必须清楚地意识到,这些教育场所或机构皆有着实力参差不齐,师资力量薄弱,缺乏系统的教育理念与教材等,特别是一些民办的培训机构则完全以经济利益为导向,排除不规范办学的因素,相比与学校教育更加是以提升培训对象的学习能力和增加知识量为出发点,更加无从谈起德智体美等全面发展。

综上分析,笔者提出校外教育在课程设置方面的均衡化与合理化,虽不能完全避免这样的偏失的出现,但也确是在对此种现象与问题的解决上迈出了一小步。

二、外教育课程均衡化释义对其的实现

笔者认为均衡化的概念及对其实现的研究,至少应当包含以下两方面的重点:

(一)均衡化首先必须考虑校外教育课程设置对社会需求的回应。

虽然在前文中,笔者分析了由于社会对校外教育的需求导向,引起了以少年宫为代表的校外教育在课程设置与教育目的上出现的偏差。但如果脱离了社会需求这一前提,单纯谈论“均衡化”,则只会是纸上谈兵,谈得也只能是屠龙之技。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之间是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如果某一方对另一方施加了更大的作用和影响,则会导致事物发展过程中,偏离正常的轨道。所以,笔者将特别强调,对社会需求的回应而不是以社会需求为导向。

在这里也许可以将社会需求从宏观与微观两上层面上进行划分。在宏观上所说的社会需求,是社会整体的、长期的发展需求,是以国家性质、社会总体价值取向为基础的,当今则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全面小康社会以及和谐社会为,促进全体社会成员素质全面发展为目标。这样的需求,必然要求包括校外教育在内的一切教育形式,不仅仅只停留在注重对教育对象知识、技能水平的提高方面,还要求能够使教育对象能够理解、支持和参与社会整体目标的达成。就是,在“德”的方面,要符合社会发展与进步对个人思想品德的要求;在“智”的方面,要具备参与其中的基本知识水平与创造能力;在“体”的方面,要具备使民族整体健康水平提高的体质;在“美”的方面,要具备促成全社会对先进文化的认同、鉴赏直到推动的能力……。在微观上,则可以认为是达成个人全面发展为目标的需求,当然,在这个层面上,由于当下教育制度与社会对优秀人才的评价机制的缺陷,往往偏颇于某一方面,因此,除了校外教育本身的努力外,还有待于相关制度与机制的完善。但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微观,至少在应然意义上,都是要求全面,既笔者所认为的“均衡”。

(二)均衡化是应当从“时”与“度”两个方面同时入手而考量的概念,可以被认为是要“适当的时间与适当的程度”。

适当的时间,笔者将其解释为:在同一时间内,校外教育在课程设置上各类课程之间的时间分配。这种“适当”并非仅指课时或节时上的绝对长短,更多是反映在课堂内教学与课堂外教学、纯知识类教学与技能技巧类教学或者是琴棋书画等不同课程,在有限的时间内,一是如何保证最优的教学效果?经过笔者对本少年宫的教学效果考察的结果来看,在同样的一个半小时的课程中,硬笔书法所达成的教学效果比油画的教学效果更加完整。所以,不同类型的课程遵循同样的时间,并不能保证所有的课程教学效果都能最优。二是让教育对象在一定的时间内能够获得更加丰富和系统学习体验,笔者发现,基于青少年自身的求知愿望,他们对几乎所有的课程都存在着兴趣。当然,这并不是要他们什么都去学,作为教育者都会清楚如果那样会有什么样的负面结果。但是,如果能够在时间分配上更加科学,则可以达成两个结果,或者是他们尽可能地体验了不同的课程,从而筛选出自己最感兴趣的,或者是在效果能够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参与了不同类型的课程,这其中就可能囊括了德、智、体多方面的内容,这并非简单的课程累加,而是优化组合的思想体现。

对于“适当的程度”,则更好理解,笔者曾要求一名3岁的幼儿和一名7岁的儿童背诵三字经。结果发现,两者在背诵的熟练程度上几乎没有太多区别,但是,当笔者和他们解释三字经的含义时,则比较明显地区别出了7岁儿童与3岁幼儿之间的区别,甚至在3岁幼儿背诵得更加准确的情况下,也不能否认7岁儿童对三字经的学习更加具有实际的意义,如果我们是为了让3岁幼儿更好的说话,则完全不必要让他去背诵三字经,浅显的童话故事可能会起到更好的效果。当然,这个例子只是从特定角度来进行比较,并不能完全否定3岁幼儿背诵三字经的意义,是针对《三字经》中所包含的道德品质的教育而言,而学习《三字经》核心的目的正是在这一点上。

由此,延伸出“均衡化”中对“适当的程度”如何把握的思考。“程度”把握得当,首先可以使对应受教育者完全感知与理解,特别是在有关思想道德引导、传统文化体验、智力开发等方面。同时,在音乐、美术、书法等方面也需要有适当程度的课程设置,如钢琴的学习,大致在7岁以下的儿童则因为力量与感知力方面的不足,而不能达到良好的教学效果,也不能从中体会到音乐的节奏与美感。其次,如果能够注意到对于个体的受教育者,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分别施以不同程度的教育内容与教育方式手段,则会使其所受到的某项或整体的教育具有系统性与连续性,这对于所学内容的融会贯通以及降低教育难度也同样具有十分明显的作用。如一位曾经在少年宫学习过电子琴的学员,因中学学业加重而中途停止了学习,在她进入大学后,出于对音乐的喜爱(这种喜爱也必然是由于她在小学阶段学习电子琴的影响)而学习钢琴,虽然钢琴比较电子琴更为深奥,但做为大学生的她比做为小学生的她具备了更好的控制与理解力,所以其钢琴的学习自然也是水到渠成。

(三)均衡化需要关注校外教育内外部的沟通与协调

这里的“内外部”在特定层面上,应该就是特指“校外教育”与“学校教育”之间。学校主要是一个用于学习、考试、升学的地方,即使在学校里开设兴趣小组,也传授一些课外知识,但都或多或少地还是课堂教育的延伸,为了更好的帮助学生消化与理解课堂学习内容,所以也可以说,这些与学校教育的目标和手段在本质上是一样的。相比之下,校外教育的教育环境更加轻松,教师更加好沟通,兴趣爱好能更好的得到培养。校外教育课程设置的均衡化,在这里就是要做到与学校教育之间的均衡,如何最大程度的发挥自身的优势,一方面起到校外教育应有的作用,另一方面,与学校教育形成良性互动。

所以,在与学校教育“均衡”上,一是要处理好“课内”与“课外”的关系。无论我们如何评价校外教育的作用和地位,但将其与学校比较起来,校外教育仍是属于“课堂外”的教育活动,学校教育更加侧重知识成体系性的传授,校外教育则是偏重兴趣爱好的培养以及在此基础上对品行、道德方面的塑造。因此,校外教育在课程设置上,必须注意以学校教育为基础,做到既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又能不局限于对学校教育的延伸;二是要处理好“紧张”与“轻松”的关系,不容置疑,学校教育因为其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大的达成知识传授与应对考核的要求,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朝向同一目标,最大化的提高教育效率。所以,“紧张的学习生活”自然就成了学校教育的一个缩影。而对于校外教育,受教育者则具备了更大的选择的余地,能够更主动地调节教育的节奏,同时,接受适当的、科学的校外教育也是青少年参与社会、参与群体活动的重要的渠道。这就要求校外教育在课程设置上,既要讲究系统与完整性,也要注重通过科学的课程设置,营造良好而轻松的受教育环境与气氛,增强校外教育的“娱乐性”、“活动性”等诸多优势。

参考文献:

【1】 中国教育学会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专业委员会编写,《现代校外教育论》[M],少年儿童出版社,2001年,第8页。

【2】 《中国校外教育发展的困惑与挑战——关于中国校外教育发展的三重思考》,康丽颖,《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4)。

【3】 钟志贤,《素质教育进行时》[M].北京:教育科学山版社,2003年,249-256页。

【4】 《中国校外教育发展的困惑与挑战——关于中国校外教育发展的三重思考》,康丽颖,《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4)。

 

(本文获得2016年华东地区校外教育论文征集活动二等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